快捷搜索:  as

17岁出家,把姑娘“拐”到里世界最深的峡谷里,

原标题:17岁出家,把姑娘“拐”到里世界最深的峡谷里,还给她建了个能看见雪山的石头房子

他17岁就出家,用两年,在世界最深的峡谷里,为心爱的妻子建了个石头房子。

往上望是无尽的雪山,往下看是雅鲁藏布江,推开窗是南迦巴瓦峰,和十里桃林,门外是一片接一片的农田。

这种令人窒息的浪漫,竟然藏在一个隐秘的小山村里......

17岁的时候,我出家了,在林芝雪山的见证下,把一身布衣换成了红色僧袍。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浮躁的心,看着镜子里被剃成了光头的自己,竟然渐渐平静了。

也许这就是父亲曾经说过的,与佛的机缘吧。

而且,你一定想不到,我曾经是个非常调皮的孩子,仗着自己是家中最受宠的老幺,打架、骂人,让父母操碎了心。

还好,在人生最关键的年纪,佛主拯救了我。

靠着一颗探寻事物因果的平等心,我遇见了从西安来赏花的妻子,上演了一出有惊无险的汉藏情缘,还在自己建的石头房子里,找回了林芝最纯真的生活......

我是扎西,西藏林芝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原住民,在这片峡谷里,生活了28年。

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光兄弟姐妹就有6个,而我,是老幺。

所以,在17岁以前,我和大多数备受宠爱的男孩儿一样,都有个特异功能——让父母头疼。

西藏是个特别神奇的地方,因为这里,对佛的信仰,是坚定不可动摇的,在任何地方,你都会看到虔诚的信徒。

所以,就算是17岁,以打架为傲的我,在心中也对佛祖充满崇敬。

2007年,差那么几分,我没考上内地班,家里人愁了一晚上,”这孩子可不能就这么废了呀“,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们。

商量很久,也许是看我对佛还有些慧根,最后父亲决定,送我去青海玉树州的竹节五明佛学院出家,接受传统教学。

青海玉树州竹节五明佛学院

一晃,就在这里过了5年,每天的诵经、学习,将我尖锐的菱角慢慢磨平,我学会了以平常心待人,开始去观察细微的事物。

从佛学院毕业后,我回到了林芝,但这时候,却发现,我的家乡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从前的石头房子,全部变成了水泥房,来来往往的,到处都是游客,但在他们眼睛里,我看不到真诚的,对林芝的热爱。

而我印象中的林芝,生活是缓慢而有节奏的,可现在这里的人,似乎每天都很忙,脚步飞快,好像连打个招呼的时间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不禁想,我记忆中的那个林芝,去哪儿了?

我在惆怅的怪圈里拼命挣扎,在心里埋下“找回过去”的种子,却不知从何做起,只能把精神寄托在工作上。

直到我遇见了她——小游,我生命中的挚爱。

2013年,向导带着一位美丽的汉族姑娘闯进了我的世界,她是来赏桃花的,想与这儿的原住民聊聊天。

全家就我一个人会汉语,我便乐呵呵的做起了她和家人之间的翻译官。

都记不清聊了多久了,只是送她走之后,那双明亮的眼睛,总在我心里晃,奇怪,这到底是怎么了?

没过几天,我带着家人去转山,刚好她也是一样的行程,我们又一起待了20多天。

我教她藏语,和她聊西藏的文化,她和我说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我们一起去冈仁波齐做志愿者,去北京看天安门,爬长城。

做志愿者

用一句被传烂的话来说,我们看过星星和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了人生哲学,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灵魂伴侣吗?

我能感觉到,两颗心已经碰撞出了声音,但,将近3000公里的距离,不同的民族成了我们之间最大的障碍......

“不行!你知不知道,西藏离西安有多远!”小游的家人直直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承诺,才能让他们放心把她交给我,手心紧张的直冒汗,这时,小游伸出了手,紧紧握着我。

看着她坚定的眼神,我深吸一口气,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却迎来了一片沉默。

安静,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几乎不敢大声喘气。

小游的父亲慢慢扶着椅子坐下,看看我,又看看他的女儿,叹了口气,点了头。

“你如果对她不好,就算你们在西藏,我也会去把她接回来。”他说每一个字都敲打在我心上,很重,但我知道,我们能在一起了!

结婚后,小游跟着我回到了林芝,成了藏族媳妇,她为我付出了太多,在心里,我总想为她做点什么。

晚上,看着我经营了3年的客栈,突然有了想法。

在我心里,一直有个“找回过去”的梦,对我来说,过去的生活是温暖而平静的,让人感到踏实,就像......家一样。

所以,我决定,把客栈推掉,重建一间小时候住的石头房子,把曾经的生活“搬”进来!

这不是一时冲动,我做过产品开发,有了自己的“藏谷原”绿色食品生产基地,还开了3年的客栈,在运营方面已经有相当成熟的经验。

所以,和小游说了件事后,她毫不犹豫的同意了,还买来了很多建筑学的书。

我们一边看书学习,一边寻找村里装修的老匠人,经验两手抓,再去西藏别的地方寻找石头房子,看看它们的结构。

觉得有把握了,我们才决定开工,可不会画图,只能用语言和装修队沟通。

石木结构的房子,结构复杂,做起来非常耗时,装修师傅们想按照简单的水泥房来建造,省时、省力。

但这时我的倔劲就上来了,不仅和他们因为这件事起了很多次争执,还一直在不停的返工,多花了很多冤枉钱和时间。

建造中

因为我们的设计一直最大限度的尊重地形,材料也是从当地找,所以,从2016年底算起,到现在,已经快两年了,我们的石头房子才终于快建好。

我给它起名为“西藏林芝.康布梅朵山居”,康布梅朵在藏语中的意思是桃花,而桃花又象征着美好的爱情。

所以,这不仅是我心中的“家”,也是我送给小游的礼物。

我们的“康布梅朵”,

被我安放在生活了28年的索松村里,

在雅鲁藏布大峡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

在索松村,

已经很难见到这样原始的石木结构房子了。

当你用手去抚摸这些石块,

能清晰的感觉到它的纹理和坚硬的质地。

这种严实的感觉,是最直观的“安全感”。

“康布梅朵”有1100平米,14间客房,分布在主楼的1楼~3楼。

它的门外,是一片接一片的农田,从楼上俯瞰,能看到像玉带一样的雅鲁藏布江。

因为面对着南迦巴瓦峰,所以,我们给每个房间都开了一扇大飘窗,让你放眼去眺望无尽的雪山,和美丽的十里桃林。

虽然它的外面被“包裹”了一层坚硬的石头,但里面其实是木质结构,就像藏族人民柔软的内心一样。

而且,我们用金铜色作为整体色调的搭配,和谐又别有风味。

我们还在这摆上了很多费尽心思找来的老物件,像是小时候的转经筒,和父亲从前骑马的马鞍。

把“过去”融入到小细节里,希望来过的每一个人,都能在这里感受到最真实的西藏生活。

但面对美食,大多数人还是无法接受传统的藏餐,所以我们干脆和中餐相结合了一下,做出最适合大众的餐食。

来到异乡,如果能吃上一口热乎乎的美食,我想,这才是对你们最大的安慰吧......

你以为这就完了?不,我的“找回过去”梦才刚刚开始呢。

在不久的未来,我们还会有面朝南迦巴瓦峰的独立图书馆。

把西藏历史、人类学、植物学、博物学科考、地理摄影体验以路线、展览和座谈的多种形式植入山居体验。

以收集或捐赠方式逐渐丰富图书馆,让它能成为当地工布藏族与自然文化的一个研究站,让林芝找回以前的纯真。

而我,希望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能互相珍惜,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来这里并不只是赏风景,还能和西藏交流,下一次再来,能想到的人里,有我。

如果你对他的故事感兴趣

和他在线沟通,了解更多详情。

2018年 7月3日20:00

【开始吧】

发起「康布梅朵」众筹项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