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泪目!寻亲路太苦,这个拥抱他们等了22年_天游平台-天游平台登陆/登录/注册官网【官方唯一指定平台】1952 
快捷搜索:

瞬间泪目!寻亲路太苦,这个拥抱他们等了22年

黄才久夫妇见到儿子回来,箭步迎上,黄辉扑通跪倒在地,与亲生父母相拥而泣。

黄辉与父母潸然泪下,让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警方现场宣读DNA鉴定结果的那一刻,黄辉与亲生父母十指紧扣,悬在心头22年的那个“结”被永远解开。

黄辉家人为警方送上锦旗。

红网时刻 记者 宋美君 衡阳报道

回家,于我们而言,再普通不过。而有的人,从离开家到再次回家,却用了22年。

7月2日,对于黄辉来说,这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一天,被拐22年的他终于见到了亲生父母和妹妹弟弟,一家人含泪抱成一团,百感交集,这条回家路对于他们一家人而言,走得太艰辛。

“当年,只要听到小孩哭声,我们就去倾听是不是我们家‘辉陀’”

1996年9月8日,衡阳县金兰镇金桥村的黄才久、刘玉香夫妇在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沙头镇小平工业区沙建工地做工,负责为工人做饭的妻子刘玉香出去买菜回来后,发现儿子黄辉不见了。夫妻二人苦苦寻找了3天,而依然不见儿子的踪影,于是他们手写寻人启事进行复印,到处张贴,希望能早日找到儿子。

黄辉从小是爷爷奶奶照顾长大,黄辉失踪后,黄才久夫妇为了不让父母担心,隐瞒了消息。但时间一久,消息还是传到了老人耳朵里,老人伤心欲绝把眼睛都哭瞎了,几个月后,竟喝农药自杀,临走时,口里直喊着黄辉的名字。刘玉香也因失子之痛曾一度精神失控。

虽然家里遭受变故,但黄才久夫妇一刻也没放弃寻找儿子,随后辗转山东、贵州、湖南多地寻找终未果。

时隔22年,黄才久回想起寻找儿子的那段历程,依旧泪目,“当年,我们只要听到哪里有小孩哭声,就会去倾听,是不是我们家‘辉陀’的声音。”

黄才久拿出当年自己手写的寻人启事和黄辉小时候的照片,照片发黄,纸张破碎不堪,但黄久才依旧小心翼翼地保管着,这是他的“心头肉”。他始终坚信,自己的儿子总有一天能够回到自己身边。

1997年出生的女儿黄思琪从小就知道自己有个哥哥被拐卖,也见证了父母多年的寻找。她曾发誓:“不找到哥哥,自己绝不结婚。”为了能早日找到哥哥打开父母心中的那个“结”,去年参加工作后,她把自己的工资全部交给父母用于寻找哥哥。

2017年11月14日,黄才久在电视上看到寻亲节目里说利用DNA技术可以寻找失散的亲人,于是带着妻子赶到衡阳县公安局采集血样,并将DNA数据输入了公安部被拐人口DNA 数据库。

“从记事起,我就决心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这22年,对于黄辉来说,也是痛苦艰辛的。1996年黄辉被拐卖到邵阳市隆回县,改名叫“胡小杰”。其养父母对其并不关心,只得跟爷爷相依为命。

“我从5、6岁记事起,就决心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当记者问起过去经历,黄辉难以自持,潸然泪下。

黄辉初中毕业后便走出隆回,一边打工一边寻找亲生父母,他先后辗转长沙、深圳、韶山各地,因为自己没有丝毫线索,寻亲之路也茫茫无期。

在一次不经意中,黄辉登录了“宝贝回家”网站注册,也在志愿者的建议下,到深圳市公安局采集血样,并被输入公安部被拐人口DNA数据库。

今年3月,一个好消息从天而降。通过盲比,深圳警方发现胡小杰的DNA数据与衡阳警方输入的黄才久刘玉香夫妇的DNA数据比对成功。为确保万无一失,接到深圳警方通知后,衡阳县民警再次采集了黄才久刘玉香夫妇的血样寄送到深圳。6月27日,经过复核后,深圳市公安局打拐办确认胡小杰就是黄才久刘玉香夫妇的亲生儿子。

“我的儿呀,终于回家了”

7月2日14时,黄辉打开车门,双脚踏上了这片曾经养育过他的土地,一切那么陌生而又那么期盼。

乡亲为了迎接黄辉回家,早已锣鼓喧天。

“我的儿呀,终于回家了。”黄才久夫妇见到儿子回来,箭步迎上,黄辉扑通跪倒在地,与亲生父母相拥而泣,让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为了这次分别22年的团聚,衡阳和深圳警方特意安排了现场宣读DNA鉴定结果的环节。宣布结果的那一刻,黄辉与亲生父母十指紧扣,悬在心头22年的那个“结”被永远解开。

“感谢人民政府、感谢公安机关、感谢宝贝回家网站的志愿者们,没有大家的努力,就没有我们全家团聚的这一刻。”黄才久激动的连声感谢。

面对记者的镜头,黄辉难以平静,“我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今后我首要做的就是好好陪伴家人。”

浏览量 4494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