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烟雨江南,诗意周庄 在雨夜寻找到久违的感动

傍晚时分,开始下起雨来,黯淡的天光被罩上一层水雾,窗外的世界变得朦胧,古镇细雨夜色最相宜,一个人撑着伞走在褪却人潮后的街。

安静的巷子雨滴敲打着青石板嗒嗒作响。雨是营造氛围的大师,看上去灯火映照,古镇更显柔美,但空气中却又带着丝丝惆怅的味道,不然,怎会有戴望舒笔下那个结着愁怨的丁香花姑娘,撑伞走过那悠长的雨巷呢。

梅雨季节,在江南古镇的寂寥深巷,烟雨迷蒙中弥散着淡淡情愁,这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忧伤,犹如那朵暗夜中殷红的玫瑰挂满泪珠,令人心疼爱怜,周庄是一个时空穿梭者,它可以很时尚很现代,也可以很古典很怀旧,而此刻它进入了戴望舒诗歌的意境中,这街巷、这雨,令过客无处可逃的一起入戏,任凭雨水洒落,任凭思绪随风。“风到这里就是粘,粘住过客的思念,雨到这里缠成线,缠着我们流连人世间“,一首《江南》早已预告了此情此境,”“圈圈圆圆圈圈,梦境就在江南的烟雨中,心碎了才懂”。

江南,烟雨的江南,令人多愁善感却又无比美好,走在外婆桥附近,手机定位会弹出“烟雨江南“四个字,正契合了眼前的景致,不曾想就是老郭的酒吧名,老郭,是南湖街尽头那间酒吧的老板,雨夜中漫无目的的闲逛被一阵悠悠扬扬的琴声吸引,”烟雨江南“昏暗的吧台里,一位闭上双眼全情投入的眼镜先生,旋律从他口中飘出,而后的闲聊中,才知道他叫老郭,而他的店也是正是朋友所说 “一个人的乐队”酒吧,关于酒吧的名字,我没有问老郭是否是因为迷恋江南烟雨的美,“最好的旅行,是在陌生的地方,发现了一种久违的感动”,于是老郭选择生活在别处,旅居在了周庄。

老郭,云南人,曾在“中国文艺乌托邦”的丽江呆过。多数时候,老郭就坐在吧台一首一首的吹曲子,吧台前一只猫静静的望着老郭,似乎它也被美妙的琴声吸引,大概它是懂音乐的喵星人吧,老郭收养了18只流浪猫,在音乐声中,其中一只无比肥硕的花猫睡得香甜,看来猫族也和人类一样,各有各的爱好,显然这只肥猫更喜欢睡觉,到周庄来老郭店里“吸猫”也是不错的选择。

闲聊中了解,老郭一家三口到周庄已多年,经营酒吧每天大概有五六百元的收入,对于老郭来讲,能和爱的人住在喜欢的地方,将爱好与谋生兼顾,生活平淡却惬意,他很珍惜现在的拥有。

“来,这是我从昆明带来的牛肉干,特香,你们尝尝”,“我吹一曲高难度的曲子吧“,老郭在聊天与音乐间,似乎更愿意以音乐来交流,一曲令全世界落泪的《辛德勒名单》小提琴曲,被他完美的改编成口琴版,空灵婉转、悲伤流淌的琴声在雨夜中如泣如诉。

四十有六的老郭,九岁开始学习口琴,如果从行业上讲,老郭应该是“演奏家”级别,对于技巧,已经达到了吹毛求疵的程度,每一次吹奏都会尝试细微变化,不断摸索直到自己最满意为止,据说一首曲子的练习可以是不间断反复20遍以上,即便是这样,老郭也不愿意说自己是玩音乐的,在他看来,他是用音乐与灵魂对话,岂能用一个不严谨的“玩”字表述,在我看来,老郭就是那传说中的“灵魂乐者”。

有人说懂音乐的人才懂生活,周庄的宣传语是“有一种生活叫周庄”,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最周庄”呢,或许来自他乡的音乐人老郭,他有答案。( 中国网旅游)

责任编辑:袁丹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