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印度妇女出售子宫,能换一套房子...

原标题:印度妇女出售子宫,能换一套房子...

来源:河马电影

————————————————

“它只是借住在你子宫里9个月的客人。

这是印度妇女在选择成为代孕妈妈之前上的第一课。

代孕——

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产业。

反对它的人,可以轻而易举的从伦理、道德方面进行批判。

可是这背后的无奈和心酸又有多少人真正了解?

《代孕者》

这是2013年英国BBC探访了印度着名的代孕中心后所拍摄的纪录片。

看完纪录片的河马哥如鲠在喉。

走投无路的印度妇女靠“出租子宫”养家糊口。

世界各地的访客在这里实现了做父亲/母亲的梦想。

各取所需——

这桩交易听起来并不是见不得人

但是当河马哥看到雇主和代孕妈妈之间阶级的不平等,还是觉得各种别扭。

如果一个社会只能靠出租子宫维生,那是在往前走还是往后退呢?

显然这不是你我能准确回答出来的。

这是全人类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以生产奶制品而闻名的印度安纳德镇,如今成了“代孕天堂”

这里的代孕屋里住着100位孕妇。

她们是母亲,又不是母亲。

虽然同样怀胎十月,但是却没有血缘关系。

她们的肚子更像是一个容器,孩子一出生便会被送往世界各地。

代孕屋由一间间小房间组成,每个房间最多住十个孕妇。

每个孕妇最多只能代孕三次

她们的生活有专门的保姆照顾。

吃住不愁,还有高额薪水,这对穷人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一次代孕的价格是28000美金。

孕妇的酬劳的8000美金,生双胞胎是10000美金。

三个月内流产,600美元。

3个月后流产,1200美元。

如果怀孕6个月以后,不论婴儿是否存活,代孕者都会拿到全额酬劳。

8000美金=52021人民币。

这些钱就足以让印度妇女毫不犹豫的出租自己的子宫。

你可要知道2013年印度体力劳动者的周薪还不到13美元。

8000美元对于印度贫苦家庭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

他们有的是被生活所迫自愿代孕,有的则是被丈夫逼迫。

28岁的凡桑迪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为了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她选择了做“代孕妈妈”。

她们一家七口(孩子加上兄弟姐妹)挤在破旧、脏乱、狭小的房子里。

丈夫一个月40美元的收入要养活七口人,生活完全看不到明天。

但是这一切都在她做代孕妈妈之后改变了。

她用代孕赚的钱把孩子送去英语学校,接受更好的教育。

她们家还盖起了宽敞的新房子。

代孕让她实现了梦想,拥有了更好的未来。

凡桑迪在最后采访的时候说——

我做代孕妈妈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做代孕妈妈。

孩子的人生,就是她做代孕的理由呀!

28岁的帕皮亚,这是她第二次代孕。

如果这次受孕失败,她只能拿着75美元离开。

得知自己受孕成功之后,她开心的像中了大奖。

终于可以买房子了。

在印度当代孕妈妈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甚至会被耻笑。

但是自尊心对于穷人来说太奢侈了。

而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所有的远道而来的委托人,都是有钱却无法生出孩子的人。

澳大利亚夫妇在安纳德的郊区等来了自己的孩子。

他的妻子在生过一场重病之后就失去了生育能力。

这一刻他们等了11年。

49岁的艾米,在经历了十年的怀孕失败之后,选择了代孕。

53岁的芭芭拉,一次次的怀孕失败是她身体受到重创,不得已切除了子宫。

于是她找到了印度妇女捐献卵子,还找了另外一位妇女做代孕妈妈。

“你肚子里的孩子,就像借住在你子宫里九个月的客人”。

这是代孕屋的创始人帕特尔医生,明确告诉每一位代孕妈妈的话。

但是女人天生的母性又岂能轻易割离。

医院的病床上,一位刚刚承受分娩之痛的女人痛苦的咬着牙。

此刻比分娩更痛苦的是失去“骨肉”的落寞。

热闹的手术室是别人的狂欢。

她能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失落。

代孕妈妈为孩子的顺利出生感到开心,但永久的分离却让她们感到难过。

在之前的五百位代孕妈妈中,就有两位由于过度思念孩子而产生了心理问题。

她们的这种情感没有人能理解,只有代孕妈妈知道这有多痛苦。

如果有别的选择,没有女人会愿意出租自己的子宫。

用天生的繁衍本能赚钱,是世界上最无奈的生存方式。

这所代孕屋的创始人帕特尔医生是印度最受争议的人物之一。

有人说她的代孕事业是通过买卖孩子,压榨贫困妇女来牟利。

她不以为然。

相反的,她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

她说:人类有两个求生本能,一个是生存,一个是繁衍。

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试着让自己过得更好,代孕者付出自己的时间和身体来帮别人获得梦寐以求的孩子,以此获得高额报酬来使自己过得更好,这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

在代孕屋,她教她们赚钱技能,教她们开银行账户,并合理使用辛苦钱。

她认为自己她是在帮印度贫穷妇女脱离苦海。

代孕,是女权吗?

为了钱。

女人被迫出售子宫,承受分娩之痛,以及代孕给自己带来的心理创伤。

可是拼命赚来钱用在哪里了呢?

盖房子、养孩子......

真正受益的并不是代孕妈妈本身。

河马哥在看片的时候多次停下来思考。

这些失去笑容的代孕妈妈,好像并不是完整的人。

她们像寄生婴儿的容器。

像明码标价的商品。

当委托人“面试”代孕妈妈时。

她翘着二郎腿,询问代孕者的年龄、生育状况、宗教信仰、身体状况。

时不时的发出爽朗的笑声。

再看看对面坐着的代孕家庭。

卑微的好像在等待被审判一样。

这一幕让河马哥感到十分不适。

委托人和代孕者之间隔了好几个阶级。

关于代孕应不应该合法化?

河马哥我实名制表示不支持。

在我看来,代孕只会把女人推向更加不公平的深渊。

生育是本能,不是交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