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浮亏难测 多只信托计划踩雷

  不少证券配资类信托计划的管理人今年可能很忙,2018年刚刚过半,就有至少5个信托公司的项目出现在“闪崩股”的股东名单中,以暴跌前后股价乘以持股比例计算,有的信托计划最高浮亏已经上亿元,直接威胁到最终预期收益率。不过,多位业内人士7月16日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多数信托计划是事务管理类,也就是常说的“通道业务”,而非信托公司自营,所以对公司业绩影响很小。

  多只信托计划踩雷“闪崩股”

  今年股市低迷、“雷声”不断,甚至出现十余只股票一天内集体闪崩的惨景。而在多只“闪崩股”的股东名单中,信托计划的身影频频出现。

  例如在4月上半个月股价跌去近45%的狮头股份十大流动股东名单中,就有云南信托“云霞9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根据彼时狮头股份披露(2017年12月26日)的十大流动股东名单,云霞9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1080.56万股,占比4.7%。

  6月连续六跌停蒸发了81亿元的贵人鸟(603555,股吧),今年一季度末的前十大股东中,信托计划更是占了5席,包括厦门国际信托的“贵人鸟1号员工持股单一资金信托”,陕国投信托的“如意87号定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如意86号定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及四川信托、华润信托各一只信托计划,其中厦门国际信托的项目持股比例最高,达3.54%。

  近期连续跌停的新日恒力(600165,股吧),一季报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也出现了光大信托、华鑫信托、方正东亚信托等公司的信托计划身影。从上述几家上市公司的最新股价来看,多数还没“收复失地”。如果以暴跌前后股价乘以持股比例计算,有的信托计划最高浮亏已经达上亿元。

  信托计划“浮亏”未卜

  不过,上述信托公司中的一位相关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这个计算公式不能说特别准确,因为信托计划持股上市公司的占比是个变量,一只股票暴跌时,距离该公司上一次公布股东名单,一般都隔了一段时间,这期间信托计划可能已经减仓,如此一来损失就会减小。

  另一位信托业观察人士廖鹤凯也表示,证券配资类信托计划基本都是设置了止损线的,一旦持有股票的价格大跌,管理人便会抛售止损。

  值得一提的是,信托计划的抛售行为又会反过来进一步加速股价的下跌。上述信托公司人士介绍,从2016年开始,去杠杆成为一个主旋律,许多信托公司都减少了证券配资类项目的资金规模,又由于不少信托计划的持股比例不低,所以会看到个别股票大跌甚至闪崩。

  去年底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后,这一趋势更为明显。用益信托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证券类集合信托的发行数量逐月减少,1-6月分别为251个、88个、204个、176个、142个和115个,7月至今甚至仅有11个。“之前信托的杠杆多为1∶2,按照资管新规是要1∶1,因此杠杆降了,而且银行理财等优先资金现在都在整顿,一般到期后都不续期了,也会在一段时间内放大市场价格波动。”一位信托业资深分析师说道。

  信托公司受影响较小

  不少信托计划踩雷“闪崩股”后,市场上都会出现信托公司浮亏的声音,但受访业内人士指出,虽然信托计划的预期收益率可能会受到影响,但信托公司的业绩普遍不会受到大的冲击。

  上述信托公司人士表示,由于信托公司已经纷纷减少证券配资类项目的资金规模,尤其对于提前降杠杆的公司来说,项目的影响已经不会对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有太大影响。廖鹤凯认为,只有自营的信托计划才会直接影响到公司业绩,合作的项目则不会。

  也存在一种例外。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有个别信托公司的证券类信托计划已达上百亿元,最高的一家公司有超过300亿元的项目资金投资了上市公司。“如果这类业务在公司全部业务中占比大,同时又有多只踩雷的话,就可能影响公司业绩。”信托公司人士说道。

  相比之下,公司声誉方面 “受伤”的几率较高,如果项目最终收益率达不到预期可能会引起客户投诉。但在多位人士看来,由于这种配资类项目以用银行资金为多,也有很多公司财富管理渠道能获得一些资金,没有太多个人客户,基本是通过机构客户配资,契约精神相对更强,接受资金价格波动的能力也更强。

  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