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一天内央行两高层接连表态 这件事到底有多重要

原标题:一天内央行两高层接连表态 这件事到底有多重要?

资料图:银行工作人员正在清点货币。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终于涨了。

7月3日午后,人民币出现反弹。在岸人民币对美元转涨,拉升至6.65。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抹平日内跌幅,涨破6.66关口。

在今日早盘,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开盘曾一度大跌超500点,跌破6.71关口。离岸人民币也大跌504点,创下2017年8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官方今日两度发声:

上午,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香港债券通周年讨论会上表示,中国有信心让人民币在合理区间保持稳定,“中国外汇储备充足,基本面强劲,经济具有韧性。”

下午,央行行长易纲在中国证券报的采访中判断:“近期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顺周期的行为。”

官方表态人民币汇率可保持稳定,信心何来?未来走势有何看点?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信心何来?

面对近期市场上人民币的偏弱走势,易纲、潘功胜两位央行高层连续表态,表示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其信心何来?

在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看来,这主要有三方面依据:

一是,人民币贬值还在可控幅度内,而且央行有充足的经验和工具应对贬值。王有鑫指出,与其他新兴经济体货币贬值幅度比,人民币贬值程度并不高。

数据显示,年初至今,阿根廷比索对美元累计贬值超过31%,土耳其里拉、巴西雷亚尔年内贬值幅度也超过19%和13%,而人民币年内仅贬值2%左右,幅度有限。而且,年内人民币CFETS汇率指数小幅升值,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稳定。即使出现汇率大幅下跌,按照易纲行长的讲话,央行在上一轮贬值周期中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充足的工具,足以应对极端情况。

二是,目前跨境资本流动相对稳定。王有鑫表示,跨境资本流动会与人民币汇率升贬形成相互强化的反馈循环,对汇率波动起到放大作用。2017年以来中国外流资本逐渐减少,2018年一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甚至达到顺差545亿美元,同时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也大幅缩减。

三是,美元指数反弹是阶段性的,而非周期性的。

王有鑫判断,从中长期看,美元指数将再次掉头下行。

首先,主要贸易伙伴已对美国采取了反制措施,将对美国的国际收支产生冲击,美国出口可能会比进口以更快速度下降。

其次,特朗普税改将加重美国债务负担,美国面临的双赤字问题将抑制美元指数上涨,美国经济在持续加息背景下也将短升长降。

此外,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在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必为人民币的贬值产生恐慌,贬值反而对实体经济有好处,利润的可控性会更好,对外贸型企业也是有利的,人民币贬值将更有利于出口。

谭雅玲说:“贬值是好事不是坏事。中国的市场习惯了稳定,所以人民币稍有波动就产生恐慌,这大可不必。当年日元升值对日本的实体经济冲击很大,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货币贬值对经济是有利的。”

在谭雅玲看来,对人民币贬值抱有“顾虑”的主要是在做投资和投机,而并非在做实体的企业。“投资投机者盈利就靠在人民币上做文章,靠人民币升值赚钱套利,他们当然不希望人民币贬值。将自身的金融资产用在金融市场,而不将金融资产用在实体经济上,这是致命的问题。”

未来走势如何?

方正证券策略高级分析师胡国鹏在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想判断人民币汇率未来走势,需要关注内外两个角度。

从内部角度,需要判断央行的动作。

“目前央行的态度来看,可能会觉得目前6.7%左右的汇率是一个比较合理均衡的位置,与美元指数相对应,所以未来如果继续贬值的话,央行是否会出手干预,尚不可知。”胡国鹏说。

从外部角度来看,需要看美联储下半年加息的频率。胡国鹏分析,若美元指数未来能保持在95左右,则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就有望稳定在当下位置。

此外,在胡国鹏看来,未来人民币对美元走势依然面临一些不确定性因素,例如外汇市场供求情况将出现怎样的改变、美联储下半年加息的频率有多快、中国下半年经济的运行状况等。

“整体来看,不排除有一定的贬值压力。”胡国鹏说。

谭雅玲判断:“目前美元贬值难以推进,人民币贬值也不会那么极端。说现阶段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破7,这种说法还为时尚早。”

谭雅玲强调,汇率有涨有跌,这是市场的自然规律,“汇率未来是升是贬,重要的是看中国自身的需求”。(杨佳欣)

责任编辑:张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