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高边疆之谋?|交出航天力量, “天军”对美陆军

原标题:高边疆之谋?|交出航天力量, “天军”对美陆军也许是好事

“三角洲”特种部队一支小分队乘坐运输机空降在阿富汗绵延大山之中,深入敌后执行一项秘密的“斩首行动”,击毙藏匿在大山之中的恐怖组织头目。小分队队长通过一个平板电脑大小的终端实时接收战术侦察卫星拍摄的图像,并通过战术通信卫星与后方基地联系,通过卫星图像和GPS导航卫星,找到了恐怖组织的营地,摧毁了营地并击毙了恐怖组织的头目。”

这是一个虚构的军事行动,但美国陆军希望未来战场能够有这样的表现,即通过陆军自己的战术卫星,让每一个连队甚至一个班具备调动侦察卫星的能力,对感兴趣的区域进行天基侦察,并通过战术通信卫星与后方基地联系,方便指挥作战。

虽然美国陆军目前拥有太空装备很少,但对太空装备的依赖程度很高,因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组建“天军”的举动对其仍有很大的影响。

“茶隼眼”2M卫星仅重50千克,但分辨率却高达1.5米,超过了许多国家1吨级以上侦察卫星的成像水平。

积极发展可单兵使用的战术侦察小卫星

美国陆军是美国军队中太空系统中最大的使用者,从太空中获得大量的信息支援,包括通信、情报、导航和气象等。但自身拥有的卫星很少,1960年10月4日发射了Courier 1B卫星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发射卫星,直到进入21世纪初期才发射一些小卫星,重返太空。

对于美国陆军而言,2017年成功部署“茶隼眼”2M卫星一事,是值得载入太空能力发展史册的事件,标志着陆军增强太空能力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茶隼眼”2M是美国陆军航天与导弹防御司令部牵头研制的低成本战术侦察小卫星。该卫星去年8月随SpaceX公司的“龙”飞船一同前往国际空间站,然后在12月从空间站上投放部署。这颗仅50千克重的光学侦察卫星能由战场上的士兵直接操控,使他们获得实时情报。若一切顺利,它有望成为小卫星在军事任务中得到更广泛应用的催化剂。

美国陆军航天与导弹防御司令部发言人朗吉诺在卫星部署成功后向外界表示,

“茶隼眼”2M完成“稳定化和技术检测”后,将由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开展“独立用户评测”,并参加陆军的一系列军事演习。

美国陆军在1960年10月4日发射了Courier 1B卫星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发射卫星。

美国《航天新闻》网站此前报道称,“茶隼眼”2M是一颗技术验证卫星,重50千克,属于小卫星。美国陆军航天与导弹防御司令部航天与战略系统署总工程师伦敦三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卫星有望快速、持续且可靠地为地面上的战士提供战术图像。“旅及更低级别的战术指挥官,将首次有权掌控从向卫星下达任务到数据分发的整个过程。由于反应速度将远胜传统系统,士兵们可在数分钟内就拿到1.5米分辨率的卫星图像。”伦敦三世表示。

美国陆军的太空情报获取基本上依赖美国国家侦察办公室(NRO)或其他军种。受层级关系、跨军种等因素的影响,陆军获得的太空情报在时效性、便捷性等方面存在一些不足。现代战场态势千变万化,美国陆军对太空情报时效性的要求也在提高,“茶隼眼”2M卫星就是这一背景下的产物。

“小卫星技术快速发展给美国陆军发展太空能力提供了重要的机遇,‘茶隼眼’2M卫星虽有高达1.5米的侦察分辨率,但仅重50千克。美国上世纪80年代发射的KH-11卫星早期型号分辨率也大概这个水平,但卫星重量超过10吨。”太空安全研究学者兰顺正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测试中的‘茶隼眼’2M卫星。

通信卫星发展瞄准超视距通信

相对于以往动几吨的卫星来说,“茶隼眼”2M卫星重量轻了很多,发射也更加便捷。

一位长期跟踪研究美国“快速响应空间计划”(ORS)的航天研究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茶隼眼”2M卫星可以像ORS项目中的卫星一样,由固体火箭快速发射,发射准备周期在一个星期之内,而以往侦察卫星发射准备周期需要近一个月。

“小卫星快速发射技术的费用也比较低。此外,还有一个优势是卫星一旦出现故障或被摧毁,可以快速发射补网。”航天研究人员分析道。

“茶隼眼”2M卫星不仅重量低,造价也便宜很多,美国陆军希望批量生产的卫星价格大概为200万美元。以往大型侦察卫星造价要几亿美元。“茶隼眼”项目主任约翰·伦敦此前曾透露,由于“茶隼眼”卫星项目的成本在可承受范围之内,所以可将众多该类卫星部署在轨道中,以弥补现存空间系统不能持续使用的缺陷。

除了侦察卫星,美国陆军还启动了多个低轨道卫星通信项目,通过卫星组网,满足士兵在偏远山区、雨林等多遮挡地区的通信能力。

SNaP卫星满足士兵在偏远山区、雨林等多遮挡地区的通信能力。

2008年,美国陆军启动的SMDC-ONE星座直接服务于作战部队,验证了战场短报文通信、话音通信和无人台站(UGS)数据采集能力。2013年,美国陆军南方司令部在SMDC-ONE卫星基础上,研制发射了“航天导弹防御司令部纳卫星计划”(SNaP)卫星。

北京空间科技信息研究所研究人员张召才在《美国深挖小卫星潜力,欲提升军事用天能力》一文中指出,SNaP卫星具有三轴姿态稳定和在轨推进能力,可提供超视距通信和数据渗漏服务,数传速率是SMDC-ONE卫星的5倍。为进一步推动微纳型通信卫星融入作战,SMDC于2013年底授出UHF频段灵巧通信载荷研制合同,发展支持战区单兵手持终端与立方体卫星直接通信的技术,并具备在轨频率调整能力。

大家回到同一起跑线

自2010年以来,美国陆军已经发射了10余颗小卫星,太空能力正逐渐增强。去年11月,美国陆军首次举办了“太空周”活动。分析人士认为,这是美国陆军重视太空作战能力建设的体现,美国陆军未来将投入更多的资源用于发展太空装备。

当时恰逢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公布后不久。该法案重新将军事太空能力作为高优先事项予以政策和资金倾斜,在严厉批评美国空军太空能力止步不前的同时,对美国继续保持太空能力制高点表示了担忧和怀疑。在这一局面下,陆军“高度重视”太空能力显然迎合了国会参众两院的呼声,有利于其争取有关人士的大力支持。

在去年12月美国陆军举行的“未来地面战车峰会”上,陆军官员阐述了其未来战场所需关键武器装备与能力,其中就包括太空作战能力。

“美国陆军70%的武器装备需要卫星的支持。以一个美国陆军旅为例,其需要2500个GPS卫星导航终端和250个卫星通信终端。”美国《航天新闻》网站刊文指出。

美国陆军将精力主要用于发展100千克以下的小卫星,可用固体火箭快速进行“一箭多星”发射。

美国陆军高层认为,虽然从传统意义上讲,陆军的作战任务和作战域绝大部分都集中在陆地,但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陆军武器和装备都依赖卫星进行通信、导航、定位和侦察。因此,陆军“不但需要太空能力,而且决心在太空有所作为”。

目前,美国陆军的“太空部队”由现役士兵、预备役人员和文职人员组成,总数约2200人,受陆军太空和导弹防御司令部与陆军战略司令部的双重领导。该部队的指挥官向美军战略司令部和陆军参谋部汇报工作,现任司令为詹姆斯·迪金森中将。

对于特朗普组建“天军”的命令,美国陆军航天与导弹防御司令部准将蒂姆·劳森表示,现在还未确定陆军的“太空部队”和太空装备是否会被纳入未来可能组建的“天军”,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在军事专家韩东看来,特朗普下命令组建的“天军”是整合整个美国军队各个军种的太空力量,因此,美国陆军的太空力量应该也会被纳入。但由于陆军太空力量正处于初步发展阶段,规模也比较小,相对于美国空军、海军和情报部门,受到的影响最小。

“由于美国空军、陆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对太空装备依赖程度很高,即使‘天军’顺利组建,也要全力为这些军种服务。对于美国陆军来说,以往有求于美国空军等其他单位,而未来其他军种将和陆军一样,在同一起跑线,都是在‘天军’的支援下作战,受到的限制就会减少,组建‘天军’也许是一个好事情。”韩东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