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刘岩 我的舞蹈世界非常丰富

刘岩的生活一直没有离开舞蹈。受访者供图

受伤之前的刘岩参加演出。图/视觉中国

2016年

有了第一部自己创作的剧目《26分贝》

2010年

成立“刘岩文艺专项基金”

2010年

成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

2009年

成为北京舞蹈学院教师

2008年

奥运会开幕式彩排中受伤

10年前的今天,刘岩本该在鸟巢的开幕式上独舞《丝路》,但那年7月27日的一次彩排意外,让她错失了那次高光的机会。她从3米高的舞台坠落,重重地摔在钢筋上,被诊断为第12胸椎严重错位,神经损伤以致高位截瘫。

从张艺谋钦点的A角演员,到只能以轮椅为伴的舞者,巨大的落差并没有将刘岩击垮,10年间,她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生的高光。“如果没有受伤,我可能一直都在跳舞,诸如此类的事(公益)都不会做。所以从这一点来看,这件事也有积极的一面。”回首当年,刘岩显得乐观、知性,“学习和思考拓宽了我的视野,现在我的舞蹈世界非常丰富。”

回首 每年的这两天都特别难

新京报:当时有摄影师拍下了你受伤时的照片,你曾说要用5到10年的时间才敢去看,现在看过了吗?

刘岩:对我来说,看不看已经不重要了。现在会比较自然,或者说已经忽略掉了。

新京报:受伤初期,心情一定很复杂,有没有责怪过谁?

刘岩:我从来没那样想过。这个事故让我从一个能正常行走的人变成了一个肢体障碍者,按一般意义判断,这是身体的巨大损伤,应该是一个不好的事,但是在我看来,责怪什么的是一种负能量,对任何东西都没有帮助。

新京报:每年的7月27日和8月8日,是如何度过的?

刘岩:每年的这两个时间,对我来说真的特别难,总是要做一些积极的事情来度过。今年的7月27日,我跟朋友一起约了吃晚饭,在我最喜欢的餐厅,吃的是我最喜欢的鱼。虽然已经10年了,但一到那个时间我就希望能有朋友或家人在身边,让自己温暖一点。

新京报:10年之后再回看这次遭遇,心态上有什么变化吗?

刘岩:我不敢对关注我的人说:‘10年了,我完全没问题了。’但对于我受伤这个事,我在心理恢复上是“越来越好”的状态。

新京报:受伤后,对于频繁的媒体采访,你是什么态度?

刘岩:心理学上有个说法,就是不断地揭开伤疤,实际上对人的心理健康非常有好处。虽然每次被问起事发过程很难过,但我妈妈让我大胆讲出来,‘别人问你你就大方地说。’

康复 1个台阶都是不可逾越的障碍

新京报:还在坚持做康复运动吗?

刘岩:我每周去一次北京市康复医院,进行PT康复治疗,已经坚持10年了。

新京报:医生有没有传达一些积极的信号?

刘岩:因为我是完全性损伤,不可能恢复的。康复目的主要是延缓肌肉萎缩,防止关节继续变形。

新京报:10年中遇到的困难一定不少。

刘岩:从能走到不能走,不仅是一种行为举止的变化。比如滑着轮椅逛商场时,如果没有助理帮忙,1个台阶对我来说就是不可逾越的障碍,最早的艰难都体现在这些生活小事上。而且我是一名舞者,是靠动作、肢体来工作的,但现在我不能动,是很大的问题。

新京报:从什么时候开始恢复自信的?

刘岩:2013年博士毕业开始。因为在那之前,生活中的很多不便给我很多打击。一般同学考研都考不上,这与我坐不坐轮椅无关。

新京报:你说过自己很爱看书,这10年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什么?

刘岩:哲学类的书对我影响比较大,比如叔本华的作品。我从他有关生死的论述里,感受到了非常积极的一面。也正是这种积极,让我在那段特殊的日子找到了共鸣。人先要活着,才能思考,并做一些有益于他人的事情。

感恩 张艺谋导演待我像家人一样

新京报:受伤后第一次跳舞是什么时候?

刘岩:2009年11月,我在保利剧院演出,那次张艺谋导演还在我的海报上签名来着。那是我受伤之后第一次登台演出,开始觉得很有压力,但一旦闯过开始那关,很多东西都迎刃而解了。所以那次媒体采访我时,我说轮椅就是我的新舞鞋。

新京报:10年来最想感谢的人是谁?

刘岩:想感谢的人有很多,张艺谋导演是最特殊的一位。2009年3月,我获得了一个“年度舞蹈最佳表现女演员”奖,张艺谋导演为我颁的奖。当时台下都是老艺术家和演艺界前辈,颁完奖,张导说我是“奥运英雄”,全场起立给我鼓掌。

虽然我跟奥运开幕式擦肩而过,意外造成我身体的伤害,但我很感谢他的信任,那样重要的开幕式舞蹈,他确定让我来担任主角,这是对我艺术上的认可。不仅如此,在10年中的很多重要节点上,张艺谋导演给了我很多鼓励和支撑,而且是没有任何功利心的。

新京报:张艺谋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对你有所亏欠?

刘岩:那些采访我看过,心里很难受。媒体拿这件事去采访他的时候,相信他心里也是很难受的,但他还是会配合大家的工作。在被问到一些重要的事情时,他都给我充分肯定,就像我的家人一样。

公益 盼孩子们在舞蹈中获得快乐

新京报:怎么想到要做“刘岩艺术专项基金”这件事的?

刘岩:我在困难时有很多朋友来帮我,所以我就想接下来怎么帮助别人。

新京报:现在有什么成果?

刘岩:目前我们资助了162个孤残儿童学舞蹈,但我觉得成果不在于数字,我比较在意孩子是否在舞蹈当中获得快乐。我特别希望这些身体有障碍的孩子和孤儿能有接触艺术的机会。如果非要说成果,我觉得是我们能够持续给他们提供艺术课程。

新京报:今后想要发展什么事业?

刘岩:接下来我会关注自闭症儿童,我的团队会继续拓展资助的范围。另外,2016和2017年我做了两个儿童童话舞剧《26分贝》、《天使的微笑》,都取材于我资助的孩子。接下来我还会以一些自己感兴趣的题材进行创作。

■ 同题问答

新京报:对北京奥运会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刘岩:开幕式。2008年那一次是所有国人的骄傲。

新京报:北京奥运会有什么遗憾?

刘岩:错过8月8日开幕式的表演。

新京报:这10年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刘岩:受伤后,我遇到的困难比同龄人多,所以在心智上成长了许多。

新京报: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有什么期待?

刘岩:这次一定会坐在电视前,不错过开闭幕式的表演。

采写/新京报记者 徐晓帆

编辑:倪雪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