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粤宏远A矿业转型遇阻 三起诉讼僵持四年未决

■本报记者 赵 琳 见习记者 王晓悦

作为东莞首家上市公司,粤宏远A曾在华南房地产市场名噪一时。在项目短缺的背景下,公司求变,于2009年涉足矿业。不过,矿业不仅未能提振公司业绩,反而为公司惹出一堆麻烦事。

日前,粤宏远A发布公告,威宁县结里煤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结里煤焦公司”)与孔家沟煤矿合作协议效力及履行情况未审理认定,法院中止1000万元债务的审理。目前,粤宏远A1000万元银行存款仍被冻结,结里煤焦公司旗下核心资产核桃坪煤矿也自2015年停产至今。不仅如此,公司还与猛者新寨煤矿陷于交易纠纷,另一个产权清晰的矿山也面临着不达预期的窘境。

矿山停产至今

2009年至2015年,粤宏远A前后共出资7423万元,买下结里煤焦公司100%的股份,该公司核心资产为核桃坪煤矿。

2015年,结里煤焦公司与另一家企业孔家沟煤矿的两位股东易颖 、金荣约定,将各自名下采矿权过户到整合主体贵州鸿熙矿业有限公司名下,并以结里煤焦公司的核桃坪煤矿为主体矿山,同时孔家沟煤矿则根据政策要求关闭。但时隔不久交易对方反悔,孔家沟煤矿股东金荣辉、易颖并未按约定在规定事件内移交相关资料,孔家沟煤矿无法交付及合并入整合主体。

粤宏远A就此告上法庭,法院裁定对方违约,但金荣辉、易颖至今未给付违约金300万元。而为了争取新整合主体剩余股权,粤宏远A仍在上诉。久拖不决的诉讼给粤宏远A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2016年,孔家沟煤矿给上市公司带来一笔1000万元的债务。

资料显示,孔家沟煤矿在与四川能投机电物资有限公司交易中,欠下货款950万元。此后,四川能投将该债权转让予四川威玻,四川威玻随即以孔家沟煤矿被上市公司“并购”和接管为由,将粤宏远A告上法庭。2017年3月1日,法院判定上市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冻结了粤宏远A银行存款1000万元,粤宏远A不服上诉。

但据粤宏远A6月22日公告显示,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双方整合合作协议效力及履行情况认定后,才能继续审理该笔债务如何追责。因而裁定粤宏远A与四川威玻的诉讼案中止。

目前,结里煤焦公司核心资产核桃坪煤矿继续停产,粤宏远A1000万元存款仍被冻结。粤宏远A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核桃坪煤矿2009年至2014年处于生产状态,2015年开展煤矿整合以来,一直停产。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粤宏远A表示正在计划复工,但能否按时完成复工,还要依政府相关部门审批情况而定。

两矿山陷产权纠纷

整合兼并的诉讼陷入僵局,粤宏远A2015年的另一单交易也不顺利,3000万元资产恐“打水漂”。

2015年2月5日,公司与柳向阳签署《贵州省纳雍县永安煤矿采矿权及股权转让合同》。合同约定,公司以3000万元的价格向柳向阳出让永安煤矿采矿权和100%股权。合同签订后,粤宏远A如约履行合同义务向对方转让了矿权,但柳向阳对此仅支付了100万元转让款,构成严重违约。

为了追讨收购款,粤宏远A起诉柳向阳、猛者新寨煤矿及贵州鸿熙矿业有限公司,但案件至今未有结果。在回复《证券日报》的采访提纲中,粤宏远A表示,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2月12日正式受理此案,但公司目前尚没有收到开庭审理通知。

除了两座矿山陷于产权纠纷外,粤宏远A另一个产权清晰的矿山也面临着不达预期的窘境。2010年9月9日,粤宏远A以人民币4795万元购入威宁县煤炭沟煤矿70%的股权。

目前,煤炭沟煤矿是粤宏远A煤炭业务唯一产生营收的矿山。但2017年年报显示,煤炭沟煤矿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627.07万元,净利润亏损939.16万元。公司表示,煤炭沟煤矿受贵州煤矿兼并重组政策及地方部门监管加强等外在因素的影响,加上现采区煤层地质构造复杂等情况,年内间歇性停产较多,年产量未达预期。

“煤矿行业监管政策是具有延续性的。”在给《证券日报》的回复函中,粤宏远A表示,煤炭沟煤矿2018年上半年仍受外部不利因素影响。“煤炭沟煤矿在做好安全生产的同时,尽力做好采掘衔接,只要政策允许,尽可能地多出煤,出好煤。”至于2018年能否完成预期产量,公司则表示,由于煤矿生产受内外部因素影响较多,暂时无法预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