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迷恋”输液!8月起多地二级以上医疗机构_好友娱乐平台登录(陆)/注册/开户官网-好友娱乐欢迎您! 
快捷搜索:  as

别再“迷恋”输液!8月起多地二级以上医疗机构

原标题:别再“迷恋”输液!8月起多地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叫停普通门诊输液

作者 | 吴施楠

来源 | 搜狐健康

感冒了输液,发烧了输液,咳嗽不好还输液……在国内大大小小的医疗机构里,输液成了最简单、最快捷的首选给药方式和治疗常态。

近日,广西卫计委发布《自治区卫生计生委关于规范医疗机构门诊静脉输液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从今年8月1日起,广西省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将全面停止门诊输液。医疗机构的“吊瓶森林”即将被“砍伐”。

无独有偶,广东省东莞市7月中旬下发通知,8月1日起,东莞市属医院及三级甲等综合医院将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液;12月31日前,全市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应全面停止门诊输液。取消普通门诊输液已成大趋势。

为何吊瓶越打越多?

“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是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用药原则。但与国际人均每年输液量2.5—3.5瓶的水平相比,我国人均每年输液量可达8瓶。

在“好得快”的背后,输液带来的不良反应也随之出现。根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7年)》,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中,静脉注射给药占61.0%、其他注射给药占3.7%、口服给药占32.0%、其他给药途径占3.3%。与2016年相比,静脉注射给药途径占比升高1.3%。近几年的报告都显示,静脉注射引起的药品不良反应最多。

此外,由于静脉输液药物有六成为抗生素,因此,过度输液除了引起不良反应增多外,还带来了严重的抗生素滥用。既然会带来如此多问题,输液为何会“大肆流行”?

就职于县级卫生主管部门的徐毓才告诉搜狐健康,多年以前,过度输液的现象就存在,其泛滥原因主要有二点。一是利益关系,在没有取消药品加成时,医疗机构,特别是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等基层医疗机构和小诊所的医务人员,要通过输液来赚钱;二是人们对输液和抗生素的使用存有误区,不少人认为,输液能让病好得更快,还可以补充营养,多输没有坏处;儿童生病以后,一些家长觉得服药麻烦,输液方便,不给输液患者反而认为是医生不负责、不想尽快治好。

此外,我国输液管理体系不完善、输液安全管理缺乏顶层设计等,都是造成过度输液在大大小小的医疗机构蔓延的因素。

顶层政策密集出台,取消门诊输液是趋势

近年来,为治理过度输液现象,卫生部门集中出台了多项抗菌药物使用规范和管理办法。检索发现,从2004年至今,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的有关抗菌药物的各项通知及办法超过20条,基本每隔一两年就会发布进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的通知。特别是2010年以来,相关整治行动更加密集,对静脉输液的规范和管理内容也从未缺席。

2011年,原卫生部在全国开展了为期3年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活动”,对抗菌药物品种品规数、使用强度、使用率等进行严格控制。

2012年,被称为“史上最严限抗令”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出台。将抗菌药物分为非限制使用、限制使用与特殊使用3级管理,从处方权、调剂资格等层面规范抗菌药的使用。

2014年,原国家卫计委再次发布《关于做好2014年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工作的通知》,提出“采取针对性措施,降低门诊、急诊抗菌药物静脉使用比例及使用量”。

2015年1月,原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印发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的通知》,提出“加强合理用药,运用处方负面清单管理、处方点评等形式控制抗菌药物不合理应用,要求2017年年底前,综合医院住院患者抗菌药物使用率不超过60%。

2017年年初,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遏制细菌耐药的通知》。

今年5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持续做好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全国各地严格落实抗菌药物分级和医师处方权限管理,根据不同科室诊疗需要,按照规定科学、合理地授予不同岗位医师不同级别抗菌药物处方权,切实发挥抗菌药物分级管理作用。

与密集的顶层政策相比,国家层面并没有针对门诊输液做出硬性统一要求。从目前可查询到的公开资料来看,安徽、江苏、浙江、江西、黑龙江、广东、辽宁及广西8个省份根据各省实际情况,分别出台了相关措施,规范门诊输液行为。此外,深圳、福建三明和内蒙古乌海市也出台政策,对门诊输液范围进行了限制。

通过比较各省市出台的政策可以发现,各省市几乎都是从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开始,叫停门诊输液,部分省市未来有向基层医疗机构延伸的趋势。此外,上述省市也并不是完全禁止门诊输液。

如广西的《意见稿》中就指出,儿科与急诊科不会取消门诊输液。同时,还列出了可以进行门诊输液的具体情况:只有在患者出现吞咽困难、严重吸收障碍(如呕吐、严重腹泻等),以及出现病情危重,发展迅速,药物在组织中宜达到高浓度才能紧急处理。

在各省市出台的限制门诊输液政策中,这两项规定都有所体现。国内较早对静脉输液进行限制的安徽省,还提出了53种无需输液的常见病清单,这也成为日后各省市的重要参考依据。

由于取消普通门诊输液的最终目的是规范医生的诊疗行为、改变患者的就医观点,因此,可以预见,未来,全国各地取消普通门诊输液是大势所趋。

小诊所和基层医疗机构更要严格监管

实际上,随着越来越多政策和规章制度的出台,大医院的普通门诊输液率已有明显下降。以2014年3月取消门诊输液的北京航空总医院为例,在撤销普通门诊输液室初期,航空总医院日输液量由原来的门急诊输液300—400人降至急诊输液60—70人,门诊药占比下降9.4%,医院未发生一起因未在门诊输液而延误治疗的病例。

对此,徐毓才表示,现在不合理输液的“重灾区”并不是大医院,而是一些小诊所和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基层医疗机构仍然没有摆脱“只会输液”的传统印象。一些私人诊所为了盈利,还是会明里暗里推荐患者输液,无视诊疗规范。

面对这种情况,深圳已经开始采取措施。今年7月1日,深圳市龙岗区在叫停12家区属公立医院普通门诊静脉输液的基础上,继续“扩大战线”,将其管辖范围内的社会办医疗机构也纳入“叫停”范围:禁止各公立医院(除急诊科外)普通门诊输液服务;禁止中医馆、中医类诊所、医务室进行输液治疗,社区健康服务中心、门诊部、西医类诊所则禁止对53种常见病多发病进行输液治疗。

这次“全线叫停”输液治疗,龙岗区动了真格。不仅派出卫生监督部门对辖区878间社康中心、门诊部和诊所进行督查,还将发现存在输液行为的1间门诊部和7间诊所立案查处。

从全国范围来看,龙岗区这次行动尚属首次,为今后全国各省市的改革设立了参考标准。未来,连续、有力的对诊所和基层医疗机构进行输液监管,更加需要重视。

除此之外,叫停门诊输液后,还产生了更令人担心的一个问题:一些原本在在门诊输液就能治疗的病人,最后,也只好收住入院治疗。

医改专家林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从全球来看,很多国家都不允许普通门诊输液。但是,如果门诊输液停掉后,医院通过住院的途径来增加输液量,那就违背了这个政策的初衷。“不仅抗菌素滥用、输液滥用没有得到控制,病人的费用也要比之前更贵。”

这也正是徐毓才担心的问题。“在实际诊疗过程中,取消门诊输液到底能落实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因为取消门诊输液,造成更多医疗资源浪费,甚至医患矛盾?”

拥有多年医院工作经验的徐毓才认为,要想规范诊疗行为,首先要扭转人们多年来形成的错误治疗观念;其次要利用薪酬制度改革,真正切断医生和药品间的利益关系。“这是重中之重,”徐毓才强调,单纯依靠行政规定来限制输液,效果有待商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