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如何理解王阳明心学

  作者:高福生

  中国哲学史上,有一个大题目,叫“陆王心学”。所以讲王阳明心学,必须先要说说陆九渊。

  根据《陆九渊年谱》记载:

  先生自三四岁时,思天地何所穷际不得,至于不食。宣教公呵之,遂姑置,而胸中之疑终在。后十馀岁,因读古书至“宇宙”二字,解者曰:“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忽大省曰:“元来无穷。人与天地万物,皆在无穷之中也。”乃援笔书曰:“宇宙内事乃己分内事,己分内事乃宇宙内事。”又曰:“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东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西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南海、北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上至千百世之下,有圣人出焉,此心此理,亦莫不同也。”

  这是说陆九渊早在三四岁时,就想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大。有一次问他爸,他爸没法回答,以至于他吃不下饭。在他13岁那一年,偶然看到古书上有一条对“宇宙”的注解,突然大悟:原来天地是无穷无尽的,人对天地万物的认识也是无穷无尽的;人类的宇宙世界,建立在人类的经验和感知上,即一个人的心有多大,他的世界就是多大;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天下英雄所见略同——有相同修为的人,他们的认识水平和认识结果应该是相同的。对于一个只有13岁的孩子来说,有这样深刻的悟性,非常了不起!

  后来,陆九渊在《与李宰》的信中又提到,“《孟子》曰:‘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人皆有是心,心皆具是理,心即理也。”

  王阳明的心学体系中,就包含“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等基本要素。其中的“心即理”,就来源于陆九渊。

  那么,怎样理解“心即理”呢?我们不妨先来看看下面两个句子:

  一,目之官则视,视则见之,不视则不见也;

  二,耳之官则听,听则闻之,不听则不闻也。

  很显然,这是仿照上文《孟子》中的说法而造的两个句子。如果还要续下去的话,“目”见的是“色”,“耳”闻的是“声”,那么就可以有“目即色也”、“耳即声也”——这不就是和“心即理也”一样的么?

  人类的世界,是人类全部经验与感知的总和,这个“总和”里,当然就包括心即理、目即色、耳即声等等。

  我在《怎样认识真实的王阳明》一文中,曾揭示“心即理”之“理”,指的是人情事理(伦理),而不是现代科学意义上的自然万物之理(物理)。这一点,在王阳明的心学体系中尤其突出。王阳明的心学范畴,屡屡提到的是善恶、美丑、诚伪,以及忠孝仁义等定性的感知概念,而没有任何定量的数字统计、实验推演。如果套用德国学者马克斯·韦伯的理论,王阳明的哲学,只有价值理性,没有工具理性。

  《传习录》中,有一段王阳明与其弟子薛侃的对话:

  侃去花间草,因曰:“天地间何善难培、恶难去?”

  先生曰:“未培未去耳。”少间,曰:“此等看善恶,皆从躯壳起念,便会错。”

  侃未达。

  曰:“天地生意,花草一般,何曾有善恶之分?子欲观花,则以花为善,以草为恶。如欲用草时,复以草为善矣。此等善恶,皆由汝心好恶所生,故知是错。”

  可见,王阳明即使论花论草,也是“天地万物一体同仁”的价值判断。

  “心即理”与“目即色”、“耳即声”,虽然句式结构相同,但差别仍然很大。这是因为“目即色”、“耳即声”中的光谱和声波,都是显性的,而“心即理”中的意识,却是隐性的。显性的“色”“声”,人皆见之、听之,隐性的意识,却知之为难。

  或曰:人的意识是如何产生的?某甲的意识可以被某乙获知吗?王阳明发明的一个新的理论,可以同时回答这两个问题。这个理论就是“知行合一”。——当然,“知行合一”的伟大价值,并不只是用来回答这两个问题的。

  《王阳明年谱》中,有一段王阳明对徐爱说的话(这段话的大意,也见于《传习录》上,因繁复不取),可以说是对“知行合一”最好的解释:

  《大学》指出真知行以示人曰:“如好好色,如恶恶臭。”夫见好色属知,好好色属行;只见色时已是好矣,非见后而始立心去好也。闻恶臭属知,恶恶臭属行;只闻臭时已是恶矣,非闻后而始立心去恶也。又如称某人知孝,某人知弟,必其人已曾行孝行弟,方可称他知孝知弟:此便是知行之本体。

  简单地说,所谓“知行合一”,就是指“知”之与“行”,犹如一个硬币的两面,不可分开。它蕴涵着两个深层指向,即:有什么样的经验、经历,就会产生什么样的认知、意识;反过来讲,有什么样的意识、认知,就会有什么样的举止、行为。比如,当你看到一个美女(“美”是你的认知),立马、同时就会眉开眼笑(开朗的人),或者面红耳赤(腼腆的人),甚至血涌情躁(年轻气血正旺者);当你嗅到恶臭的味道,同时、立马就会蹙眉、屏息、作呕、欲吐。

  所以说,实践(行为)是产生认识(意识)的途径,实践(行为)也是洞察认识(意识)的表征。这两个相辅相成的判断句,或许可以作为对“知行合一”的另一种表述。前一个判断,它构成了王阳明积极的实践哲学的方法论;后一个判断,则是透过显性的行为将隐性的意识达至诚伪毕现的认识手段。(高福生)

[责任编辑:康慧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